大量青少年被手机游戏“吞没” 不吃鸡就成异类?

   这年头,打枪的游戏 年轻人打招呼的方式不再是“你好”,而是“大吉大利,晚上吃鸡”。打枪的游戏 就算你没有玩过“吃鸡”游戏,你肯定也听过这句话,因为说得人太多了。

   2017年12月,网易CEO丁磊透露,《荒野行动》上线一个月,在全球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1亿,日活跃用户超过2000万。成为《王者荣耀》后的又一款现象级游戏。

   而国民级游戏《王者荣耀》目前已有2亿注册用户,最高日活超5000万。

   现在,游戏的社交属性越来越强。有人通过游戏与朋友恢复联系,有人因为游戏成为朋友,还有人称不玩游戏有孤立感,《绝地求生》、《王者荣耀》等游戏已然成为年轻人的一种社交方式。

   有观察人士表示,人的虚拟连接越来越重要,在某些人群中甚至高于现实连接,“网瘾”的概念正在更新。

   回乡见闻:不懂“吃鸡”是“文盲”?

   有媒体刊发了《一个干部教育工作者的春节返乡手记:被手机游戏围困的乡村和未来》,文中说:不少农村少年正在被手机游戏“吞没”,不懂“吃鸡”居然会被视作“文盲”?

大年初一,广东湛江市徐闻县,一女孩蹲在墙角玩手游,一男孩旁观。东方IC 图

   表哥家的侄子刚刚读幼儿园大班,但是网龄已经有两年。他四岁时接触到手机游戏,便一发不可收拾,如今已经是个“吃鸡达人”,还收了姨妈和姨夫两个学生。

   为了防止孩子们沉迷游戏,运营商开发了防沉迷系统。但是,只要孩子拿父母的身份证号注册,玩多久都不会有影响。

   短短的几天假期里,我见识了手机游戏的巨大威力——除了睡觉,哪怕吃饭、上厕所、走路,村里的青少年手中也往往横着手机。聊起游戏,他们不由眉飞色舞;谈起别的,则表示兴趣缺缺,甚至压根就不答话。

   碰到几个儿时的同学,问起他们的子女,大多数都热衷玩手机游戏。这些同学或者表示不用管,或者表示管了,但管不住——说不用管的,多数是在家中可以和子女共享游戏攻略的。

   之前,澎湃新闻发表了图片新闻《孩子们的春节,除了寒假作业真的只剩手游了吗?》,从广东湛江市徐闻县到湖北恩施宣恩县,从山西晋城市到浙江金华市,照片里的孩子,紧盯着屏幕,关心着那方寸里的得失,似乎对身边的亲人和年夜饭并不“感冒”。

   年前,就有报道称,陕西平利县一偏远山村教师在家长群里,给家长布置了一份“家庭作业”,要求家长多陪陪孩子,少打牌玩麻将,要求删除让孩子上瘾的“吃鸡”、王者荣耀等游戏。

   有人连续5天去网吧通宵

   小胡是一名95后,在青岛的一所高校读大四,从2017年9月份开始“吃鸡”,已经玩了300多小时,“吃鸡”6次。2017年国考的前一天晚上,他还在网吧“吃鸡”。“我宿舍10个人中有7个‘吃鸡’,最疯狂的室友曾经连续5天去网吧通宵‘吃鸡’,白天回宿舍睡觉。偶尔去上课时也会坐在最后一排,用手机看‘吃鸡’视频。”小胡说。

   这段时间,学校对面的网吧下午6点后经常爆满,超过七成人都在‘吃鸡’,很多人原来玩的都是《DOTA2》和《英雄联盟》。”小胡告诉记者,由于“吃鸡”对电脑配置要求比较高,至少七八千元以上的电脑才能让游戏流畅运行,大多数同学的电脑不超过五千元,所以网吧的生意又因为这款游戏重新火起来了。

   亟待关注:合理规划有未来

   春节前夕,多部委联合印发了《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》,部署对网络游戏违法违规行为和不良内容进行集中整治,标志着网络游戏告别“野蛮生长”,迎来转型升级的新时代。但是,要让《意见》真正严起来,让网络游戏市场真正强起来,还需下好几着“后手棋”。

   网络游戏市场要进行合理规划。业内人士呼吁,下一步,相关部门应以落实《意见》为契机,加紧在网络和移动平台拟订保护青少年的规范,同时督促网络游戏企业切实落实主体责任,在未成年人保护上采取能见实效的行动。相关行业专家则应加强对网络游戏文化批评、文化含量、价值观念融入等方面的研究,并推动其融入产品中。总之,要建成一个政府管理、行业自律、社会监督、企业依法经营的联防联控、综合治理体系。

1月6日,成都某户人家办喜事,几名放寒假的小朋友聚在沙发上玩游戏。东方IC图

   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认为:“政府层面除了审批还需要管理。比如在充值金额的限定上,成千上万的大额充值应该被限制。对于行业协会而言,需要建立共同的制度和办法。

   如果仅在游戏页面做一些小标识,提示的作用有限。另外家长有义务去了解孩子的行为,不能什么都不管,小孩子自制力差,家长应该帮助孩子筛选哪些游戏可以适当地玩,哪些游戏完全不适合玩,同时多抽出时间来陪伴孩子,比如暑期,可以带孩子去参加一些户外活动,把孩子从手机游戏中解放出来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