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大概又要被玩家们“破口大骂”了。

——明明可以靠做动漫吃饭,偏偏要去做吃力不讨好的游戏。 

也许是《七日之都》、《阴阳师》PV里,对二次元脉络地深刻把握,也许是《镇魔曲》、《新大话西游2》里,对情感故事淋漓尽致地刻画,总之,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“网易不去专做动漫真的太可惜了”这个梗,就成为了很多人聊到网易游戏时,常会被提及的标签。7月25日在广州举行的《大话之少年游》点映会上,长达一个小时左右的《大话之少年游》动画,无疑又再次强化了不少人对此的认知。 

动漫改编游戏的案例多如牛毛,游戏改编动漫的案例却很有限,更不用说在这上面愿意投入了三四年的时间去打磨,有这功夫,多出几个游戏,他不是更香吗?准备了四年之久的《大话之少年游》动画片点映会,除了广州外,也在西安、郑州三地同时进行。在此之前,对于这款大话的专属动漫作品,全平台的预约人数已经超过了120万。 

虽然距离《大话之少年游》动画片8月15日正式上线各大视频平台,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但仅在广州点映会现场,就有不少来自天南海北的游戏玩家,通过线上报名,千里迢迢而来,只会一睹为快!

那么,《大话之少年游》是个值得一看的好动画片吗?

对玩家们来说,我觉得是的。

相较于大家平时刷的动漫番,《大话之少年游》大概会有些许的不同。或许将之看作是一部超长的游戏CG会更有味道一些。

四年前,《大话西游》游戏项目正式官宣了《大话之少年游》动画片的剧本创作。

到2017年,作为《大话西游》游戏15周年的献礼,《大话之少年游》动画的概念先导片正式上线曝光。

2018年的大话品牌发布会上,《大话之少年游》上线了第一集预告,并初步安排了定档时间。

2019年,《大话之少年游》在B站上线追番专栏,开启正式上线前的最后一波预热。 

今天,《大话之少年游》动画片终于不再跳票,即将在所有人面前,揭下自己神秘的面纱。

《大话之少年游》动画片的制作,按照今天在点映会的爆料,并没有像其他一些作品一样被外包给第三方,而是直接就由游戏官方团队和动画团队携手打造。故事的整体剧情,有玩过《大话西游2》的玩家们或许会很熟悉,主要是以称号任务“食婴鬼”为引,进而过渡到整个三界。虽然首发登场的游戏角色仅有只手之数,但却隐隐折射出了多条并进的人物情感线,可以充分满足各种CP党的胃口,比如姐妹情深的“狐骨”组合、一文一武的“剑生”组合、纯情的“狐遥”组合以及拥有最多粉丝的“飞剑”组合等等。

但透过只言片语的台词,你或许又会发现,《大话之少年游》的世界观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是和不是的故事。所以,在某个情节里,你可能还会喜欢上有点小温馨的“虎骨”组合。这其中的精神内涵,大概就是《大话西游》系列游戏这些年来一直所强调的那一句“仗剑江湖十余载,归来仍是少年样”一般吧? 

应该来说,游戏和动漫作品之间,天生就是可以相互弥补的一对。游戏就像是一个身材姣好的美女,而动漫就是凸显这个女子气质的妆容。游戏内大量的文本和过场动画,其实并不足以让一个游戏角色的人设非常圆润,但动漫却可以补足最后一块短板。《大话之少年游》赋予了《大话西游》系列游戏更多的表现张力。在一个小时的观赏时间里,现场屡屡出现的爆笑声,便是最好的证明。

或许,这就是丁磊、沈磊、夏磊、吴磊这个“全磊组合”所带来的特殊加成效果?

从点映会来看,显然《大话之少年游》动画片算得上是成功的作品。这种成功同样表现在很多个方面。从某种角度而言,这可能也是对80后、90后甚至是00后三个不同层次玩家层的一种侧面写照。

比如已经被一些玩家玩坏的《大话之少年游》表情包,生动地制作水准之下,应运而生出了一些年轻玩家的脑洞,所以你可以看到“逍遥式无语”、“骨精灵式舔屏”、“狐美人式吃惊”等趣味表情包。

 

一些在游戏中永远看不到的名场面,也可以在这里面得到满足,比如狐美人和逍遥生两个纯情少年差点就成功的屏幕初吻。

如果你愿意再往深了探究,你甚至还能在《大话之少年游》里挖掘出更多的内涵,比如虎头怪登场时的一身着装,从护臂、护肩到裙甲、胫甲等,其实暗藏着中国古代甲胄文化的传承。

四年的匠心,你还可以在《大话之少年游》动画片的很多细节里感受到,比如随风摇曳毛发细绒、沾水后泛着水光的衣物等等。 

如果,你是大话玩家,那么推荐你去看《大话之少年游》,因为这样,你的游戏之旅才算更加圆满。如果你是ACG爱好者,那么建议你去看《大话之少年游》,因为这样,你会对当下的国漫,有更加深层次的了解。

这样看,网易挨的这个“骂”,好像也并不冤?